人氣都市小说 穿書後我靠便利店帶太子逃荒笔趣-第六十一章 黛玉倒地讀書


穿書後我靠便利店帶太子逃荒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靠便利店帶太子逃荒穿书后我靠便利店带太子逃荒
趴在地上当桌子的韩晓光一激动,扭过头去看这选中自己的人谁。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不是他这身份的爹,又是谁呢。
“爹?你咋来了?”韩晓光有些傻眼。
他和这名义上的爹关系很淡,两人就是生活在同一间屋子里的陌生人。
PK少女
极品收藏家 小说
当初选中他来为自己做遮掩,就是看中他人老实话又少,还丧妻无子是个鳏夫。
所以师父给了韩老些银子,让他随着韩老一起迁到了里四村。
也算是明面上好让李清年有所依靠,不至于被人欺负得太惨。
只是他和这个爹,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
要逃荒时他也只是说了句保重,给韩老塞了点银子就跟着李清年走了。
此后虽然又遇上了,两人却都没主动说过话,甚至连眼神都没对上过。
那时在沧浪河,韩老从他身边过河时,他也只是搭了把手,想寒暄几句,韩老却已经不回头地走了。
在韩晓光心里,这个爹只是一块布,用来遮掩身份的罢了。
只是这布穿了这么多年,总有些感情,却也只是一点。
可没想到,一直把他视如无物的韩老,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李清年却是笑着的,他毫不犹疑地下笔记录着,问道:“那账房和农官呢?”
韩老浑浊的眼对上了韩晓光疑惑的眸子,蹲下身拍了拍韩晓光的头,摇了摇头,离开了。
“他其实,只是为了瞧你一眼吧。”白璐看着韩老佝偻的背影走到远处坐下,看着有些怔愣的韩晓光道。
她知道韩晓光和韩老并非亲生父子,两人关系也很淡,书里李清年登基后,韩晓光曾把韩老接到大宅子里去,只可惜,没两天韩老就病逝了。
韩晓光替他风光大葬,便没有再多的笔墨介绍了。
现在看来,他们两人的关系,并不真的那么冷淡稀疏。
“我这边还有宋潜,偶尔,你也可以去看看他。”李清年记录好韩老的投票,也说了一句。
韩晓光低低嗯了一声,把头埋到了草地里。
“下一个。”陆老看了这几人一眼,没有多问什么,高声叫了下一人过来。
人们一个接一个说着自己想要选的人,有的是公平公允根据每人的能力挑选的,有的则是夹带私活根据谁和自己关系好挑选的,更有的是想要溜须拍马根据谁家条件好挑选的。
总之一个投票环节让白璐见到了众生百态。
不过也有几个出乎她意料的。
赵寡妇选了曾被她诬陷的白琮当村长,她儿子则是选了周鹏飞。
颜雅和绿果也没有选李清年,而是选了白村长。
周鹏飞没有选颜雅或者他自己,选的是陆老。
被周鹏飞半路买下来的米九也没选周鹏飞,选的是白璐。
至于白海生他们,则是选了陆老。
才和白璐起过冲突的张虎一家人像是都商量好了一样,统统选的张虎。
显然,有些人虽然不能用言语沟通,凭借眼神和默契也能够完成拉票。
等所有人都选好了做到另一边的草地上交谈时,白璐终于停下了磨墨的手。
“别停。”李清年却像个周扒皮要榨干白璐最后一滴劳动力。
“秀才老爷还有什么吩咐?”白村长和陆老还在,白璐没有叫李清年太子爷,却还是用称呼揶揄着他。
超能透视 小说
“你还没说你选谁。”李清年看着白璐,很认真的模样。
白璐愣了愣,揉着手腕的动作就一顿。
“我还能投票?”
我们的超青春之星
“多你一个不多。”李清年说这话时没有管白村长和陆老,显然是要自己做主。
而对于两个村里唯一的秀才,白村长和陆老都给予了极大的尊重,没有干涉他的决定。
毕竟就像李清年说的一样,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那,我想选陆玄明当村长。”白璐思考了一番,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李清年执笔的手就僵住了。
陆玄明?
那个跟在她屁股后面跑的跟屁虫?
他何德何能?
“账房?”
“账房就选何家小儿子吧,他不是干过这事吗。”
“农官?”
“这个我想选陈家的老三,毕竟我也不懂农事,不过选他的人最多。”白璐笑着道,反正她这一票也影响不了什么。
“确定?”李清年这两个字像是从牙齿里磨出来的。
有三个选择,白璐居然一个都没选自己。
就这,还敢说她心悦自己?
大骗子!
白璐则是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还有闲心去问趴着装死的韩晓光,“你也选选?”
韩晓光已经从自己的情绪里出来了,他很敏锐地察觉到了李清年的不悦,连忙摇头:“我就不选了,我是一张桌子。”
白璐砸了咂舌,也没勉强他,继续磨墨好让李清年汇总情况。
终末的逆后宫~不列塔尼亚 卢米埃尔~
李清年见白璐这模样,心火一起,掉了滴墨点在原本整洁好看的纸张上。
当太阳爬到天空正当中,村民们又开始做饭时,李清年也汇总好了所有的投票。
“好了?”白璐见李清年要起身,眼睛就转了转。
李清年这会不太想搭理白璐,但白璐问了,他便还是点了点头。
趴了一个上午的韩晓光也终于能够活动活动僵硬的身体,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李清年收好纸张,站起身就要往陆老和白村长那边走去汇报情况,脚却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失去平衡摔在了地上,脚踝也狠狠磕在一个坚硬的东西上,随之而来的是隐隐的湿润。
他大脑有些发懵,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白璐鹅一般的笑声。
“让我磨墨?不知这墨磨得你可还满意?”白璐一边笑一边冲着傻坐在地上的李清年道。
看着这个总气她的人踩了她特意放到他脚下的墨台摔了个林黛玉倒地姿势,墨水还在他的长袍上开了花,实在是件大快人心的事。
“你你你,”韩晓光刚爬起来就见自己主子摔到了地上,连忙制止四周藏匿着要跳出来的护卫,不愿把这事闹大。
他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白璐,又看着有些娇弱地倒在地上的李清年,嘴角也不自觉抽动了起来。
该说不说,李清年这个模样,确实是有点好笑啊。